来源:天津日报 

  “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走过极不平凡的2020年,我们迎来了2021年的第一缕阳光。中国足协在此祝愿所有足球工作者和长久以来关心、支持中国足球发展的朋友们,在新的一年里万事顺遂!征途漫漫,惟有奋斗,2021年我们一起努力。中国足球,加油!”这是元旦那天,中国足协官方微博发布的新年祝词,属于“常规操作”。同样是常规操作的还有──这条微博关闭了评论区。为什么?翻看截至昨晚的近三百条转发点评,就能清晰地知晓缘由──因为“骂声一片”。应景、正能量的新年祝词,依然挡不住各种抨击包括谩骂。骂,早已成了很大一部分球迷面对中国足球的常态表达,关闭评论区,无非是想不要让各种各样的骂,那么直接地在祝词下面呈现出来吧。不过前瞻2021年,中国足球难免仍然在骂声中起步。

  中超,换个活法儿已成必然

  再有不到十天,天津泰达队就将结束假期、进入冬训,正式迈进2021新赛季。特殊的2020赛季过后,紧跟着中国足协强硬的“中性名”要求,注定了这段时间,天津球迷的注意力,会比较集中在泰达俱乐部、泰达队接下来会叫什么名字的问题上。

  假如到最后真的无法坚持保留“泰达”,那么,泰达俱乐部之前听取各方意见,并经过了审批流程后的“新名字”,赶在元旦假期前,已经发送给了中国足协,和其他那些也提交了“更改计划”的俱乐部一样,都在等待中国足协假期后的沟通或批复。球迷们在好奇新名字是什么?好听吗?实际上此时此刻,或许大家应该主动调低对这份好奇的心理预期,因为道理很简单,将近23年的时间,早已给不止一代球迷培养起了一个深刻的习惯──这支球队就叫“泰达”,接下来,揭晓任何新名字,恐怕短时间内,外界都会觉得听起来别扭、叫起来不顺口、心里“硌得慌”,总之缺乏认同感,这并不是新名字本身的问题。

  俱乐部和球队忽然改了名字,球迷们不理解、不接受,产生的负面效应,这两天在河南建业一纸公告更名为“洛阳龙门”后,已经显现了出来。在中国足坛坚持了26年零4个月的建业,瞬间被淹没在“排山倒海”的谩骂声中,被定义为“河南足球的罪人”。元旦当天,俱乐部也被愤怒的球迷用“黑白横幅”堵门,情急之下,建业俱乐部紧急发声,不排除再对名称进行调整的可能。看到这一幕一幕,料想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一定会悲从中来意难平吧?当年建业投身职业足球,胡葆森还是不到40岁的青年企业家,如今,他转眼快65岁了,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,球队在联赛中起起落落,建业始终没有放弃,到底投入了多少亿元人民币?胡葆森心里一定有一个非常精确的数字,如今,这一切只换回了“罪人之名”,恐怕换了谁都同样很难接受。而建业的“遭遇”也证明,为什么一大批俱乐部在对外告知新名字的问题上,是如此地小心谨慎。比如,北京国安俱乐部去年12月31日递交给中国足协的,并不是更名方案,而是一份延期申请。

  建业更名掀起的“惊涛骇浪”,再结合他们更名为“洛阳龙门”的实际操作背景,其实折射出一个非常客观的问题──面对一家中超俱乐部、一支中超球队,当改名字成为必然的时候,以“情怀”的名义坚持或许没有错,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出于生存的“刚需”考虑,到底有没有错?毕竟,在中国足球目前的大环境下,俱乐部、球队活下去的根本,是持续性投入。

  过去一些年,每每泰达队表现得“碌碌无为”,或者保级形势岌岌可危的时候,天津球迷总在说,希望他们“换个活法儿”,彼时,所谓的“换”,除了提高经营、管理水平之外,明确诉求应该是加大投入拼成绩。近期,基于中国足协密集出台的政策要求和管理办法,可能“换个活法儿”,对中超各俱乐部而言,都成了必然,而这种“换”,是褪去“金元足球”底色之后,在严格控制投入的基础上,去拼俱乐部的思维理念、能力水平、整体保障。伴随着投入最大的广州恒大最近在“清洗”一批合同到期的高薪球员;上海上港签约的新外教伊万·莱科,抛开“公关稿”的润色,其实只是欧洲二流联赛中的“普通一员”,各俱乐部在大方向的引导下,确实都在改变实操策略。

  球迷们在焦急等待泰达队的组队动向、人员补充信息。客观地说,所谓传闻、方向可能一直会有,但是真正确凿的消息,却仍需要一定时间的等待。因为泰达俱乐部和球队2020年所经历的,除了球迷们看到的一切,还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内容。面对2021年,老生常谈,他们需要在整体投入、构建等方面有一个更明确和稳定的确认,接下来才是考量管理运作是不是能真正上水平、球队组成是不是在中超环境下能征惯战“够用了”。祝愿泰达队2021年一切顺畅,如他们在新年的时候对外所说“尽己之能捍卫天津的荣耀,为了心中蓝白色的梦想拼尽全力”。

  军令如山

  国足忐忑

 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,悲观是常态,乐观被打脸也是常态。

  李铁临危受命接过国足的教鞭。尽管获得中国足协大力支持,但他仍面临非常大的困难。在去年12月底海口的国字号教练会议上,李铁被逼着写下军令状──40强赛必须出线。也就是说,如果国足不进12强赛,那么李铁将辞职。

 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,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的赛程未能在去年完成,不得不推迟到了今年。

  国足目前在小组中排名第二,落后叙利亚8分,和菲律宾同分。从形势来看,小组头名基本上没可能了,只能期待以4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出线了。

  所以,中国足协才要求国足最后4场比赛全胜。看起来,似乎不是太难。由于国外疫情形势依然严峻,主客场赛制很可能被赛会制所取代。中国足协已经表态,会力争将国足比赛安排在国内举行。如果获得主场作战优势的话,国足获得小组第二应该不在话下。

  但对于国足来说,大意失荆州的例子以前发生过很多次,这一次能幸免吗?中国足球总是在最悲观的时候,偶尔给人带来希望,但一旦对它抱以厚望,便会带来更大的失望。

  回顾这次40强赛已经战罢的比赛,就可以发现亚洲各队越来越不好对付。叙利亚在落后情况下完成了逆转,气得里皮赛后直接辞职。菲律宾面对国足29次狂轰滥炸般的射门,竟然力保球门不失。谁能保证在最后4场比赛中,国足可以拿到12分?

  本土球员一代不如一代,中国足协对此心知肚明。为了出线,李可、艾克森等归化球员获得了代表国足出战的资格。但问题是,在联赛中捶打出来的这些归化球员,已经显露逐渐同化的迹象。如果艾克森等人可以为国足进球的话,大家就不必为特谢拉的高工资纠结了。

  自从执教国足以来,李铁还没有率队打过一场正式比赛,也没有过国际A级热身赛经历。国脚们缺乏国际比赛的经验,球队也没有正式比赛进行磨合,想要完成足协交给的任务,李铁的压力不小。

  世预赛的成绩对于中国足球来说至关重要,如果国足在40强赛就止步的话,那么打击是非常沉重的。李铁接过的是全世界压力最大的一份工作,未来的一年时间里,他可能被捧到云端,也可能被狠狠摔下来。

  赛事取消 青训短板如何补

  本周,亚足联已正式决定取消原定于今年3月及4月举办的亚青赛和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,这意味着2004年龄段的国少球员今年将无法在亚洲赛场亮相。这支球队被外界认为是最有希望的国少队。

  去年年底,国际足联决定取消今年的印尼U20世界杯以及秘鲁U17世界杯。随后,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就开始讨论取消亚青赛和亚少赛,作为U20世界杯以及U17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,国际足联的这两项赛事取消后,亚青赛和亚少赛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。亚少赛被取消之后,2004年龄段的国少队就不再肩负大赛重任了,未来何去何从值得关注。

  亚足联方面还作出决定,未来亚青赛及亚少赛将分别被更名为“U20亚洲杯赛”以及“U17亚洲杯赛”,这两项赛事最新一届的决赛阶段比赛计划于2023年进行,乌兹别克斯坦将承办U20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,巴林则承办U17亚洲杯赛。规则显示,此两项赛事的参赛球员年龄分别为2003年1月1日以后出生、2006年1月1日以后出生。

  亚足联对于年龄段进行了重新划分,也对中国足球产生了不小的影响,中国足协有必要加速组建2003年龄段新一届国青队以及2006年龄段国少队。青少年培养本来就是中国足球的短板,如何让希望之星们顺利发展起来,这才是中国足协的重要工作之一。

  本组撰文 本报记者 顾颖 申炜